內場監票員有感

 

2014/09/11FB上閃過一個訊息

 

從轉貼的訊息中看到KP辦公室在徵召內場堅票員跟外場堅票員

 

11/29號召大家去當監票員,我坦白承認,我真的是衝著有薪水去的,要作什麼事情,我完全不知道,反正就是先去報名再說,內場監票員是1700工作一整天,外場監票員是500,從下午三點開始到選舉結束。

 

把訊息pass給一些比較支持KP的同事,有位同事也是二話不說要報名。因為收到訊息的時間比較晚,已經是截止日的最後一天,我們下了班很熱血的衝過去,還記得這晚,同事騎著她的機車,帶我穿梭在車陣裡,我們兩個女生總之是順利抵達了。

017 (2)  019  

 

一到才上樓後,被滿滿的人潮嚇了一跳,大家真的很熱情,工作人員顯然也有點手忙腳亂,一直再改變整個報名的流程,還好大家都願意聽從他們的指揮,在這邊你可以感受到年輕人的創意、靈活。在這邊已經捨棄傳統的手寫報名,他們利用電腦跟線上填寫方式,不但同時存入了資料,也在填完資料後,表格就印出來,只要再附上身份證影本跟簽名,就算完成報名手續。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承辦報名,也不知道中選會出什麼招,總之能填寫的表格跟里長投票放棄書都先讓大家簽,避免讓大家多奔波一趟。

018  

 

大概就是在從報名到完成前後不到半小時,隨著時間越來越晚,人潮也越來越多,但是大家都很有耐心的等候工作人員的指揮,這是我覺得感動的地方。現場的工作人員我自己估計,年紀大多還在唸書的階段應該不會超過27歲,但是他們呈現的效率、熱情,會讓你覺得這個團隊是很強大的。

 

因為KP辦公室的人手不夠,就由民進黨的台北市黨部來主辦內部監票員的課程,他們很貼心,盡量辦在大家戶籍地所在的位置,我比較幸運就是在原本的辦公室去上課,所以很熟悉的前往KP的青年辦公室。一樣是透過簡訊的方式跟FB上的訊息放送,讓我們知道什麼時間上課。經由兩個小時的特訓後,才知道原來裡面好多細節和可以讓人動手腳的地方,有效票認定之寬鬆也是讓我大開眼界,講師不斷叮嚀大家要留意的事項,例如,絕對不能穿戴跟候選人有關的衣服、配件進入投開票所,不能用手機,不能攝影,要帶手電筒(這是有典故的,最經典的就是發生在花蓮,黃信介到花蓮選立委的停電事件),現場年輕人不少,也很積極的發問,大家最關心的,萬一投票時發生什麼事件,能不能拿出攝影器材出來拍照或錄影,當天上課是說因為看中選會的法規,是沒有這一條規定,所以暫時回答是可以的,而後,中選會正式的公告,大家才確認瞭解,在投開票所內,除了記者有配戴中選會發的採訪證外,其餘人是不能有任何攝影行為。

 

內監是「北市選委會委任的一日公務員」,因此我們一定要上各區公所舉辦的課程,這個課程是跟另外的選務人員主任堅票員等一起上,沒有上,就沒有資格參與這次的行動,我們會先收到區公所發給我們的公文,一般來說區公所會根據工作人員的數量跟區域,看要開幾堂課,有一堂會在週六,是說我們可以持這張公文請公假去上課,但在一般企業上班的人誰有這膽拿這份公文去阿,所以還是乖乖的自己去改了週六的課程。

 

那是很接近選舉日的週六早晨,匆匆趕到文山區公所後被裡面的人潮驚到,是用一個大禮堂來上課,而且後來都沒有位置,還有人坐在地上聽課。上完才瞭解,投票真的是一件很勞民傷財的事情,每個投票所要配置的人至少有12位,不包含外頭另外站崗的警察跟刑警,每一個投票所都會有一名警察。工作人員都會有薪水,從1700-3500不等,且公務人員還能記嘉獎。(扯遠了),這次的上課,中選會還核發200元的車馬費,我還趁機到區公所附近的市場找到一間好吃的米粉湯吃中餐..

047  049  

 

048  051  

(木柵國中附近的阿葉米粉湯跟木柵水煎包  阿葉米粉湯地址 : 116台北市文山區保儀路26巷4號)

 

11/29終於來了,我的投開票所的主任監察員很細心前後兩次電話聯絡我,確認好報到的時間,715分,阿阿阿,有多久沒這麼早起床了,還好當天是舒服的晴天,謹慎的在700到負責的投開票所,我是第三個抵達,真的很難得,不過大家也都準時到就是了,而且發現他們都互相認識,幾乎都是學校的老師,大家都是熟練的老手,只有我像劉姥姥進觀園一樣,東看看西看看,首先的重點就是看投票箱是否是空的!!這很重要,有很多奧步就從這開始,我很幸運的是,這個投開票所的主任監察員非常的一板一眼,所有規矩都要按部就班來,因此讓我心安不少。果真如上課所說的,投票的尖峰時間是一開始(早起的老人家跟整晚沒睡的年輕人),再來就是中午吃飽飯出門散步順便投票的人群跟最後截止投票的前一刻會有一波人潮,在本次則是印證了一早,由於本人深處藍營鐵票票區(馬總統的老家),八點不到,投開票所的人潮已經排了不少,蠻明顯的都是老伯伯老婆婆們。一下子沒有留意,因為爺爺奶奶們的動作相當緩慢,造成整個投開票所瞬間擠滿了排隊要投票的人,還好立刻控制進場人數,先消化掉排隊的人,才鬆了一口氣。其餘一整天的投票都還算順利,只發生少數違規事件,例如進到投開票所手機響(原本是禁止攜入的,我們投開票所則是放寬當場看關機就允許帶入),帶舊的身份證來投票,跟只有帶駕照來投票,這都是不允許的,唯一可以認證的,就是國民身份證。(據說還有護照,不過沒有遇到就是了)

 

從一整天的觀察當中,可以發現台灣的投票行為還是要有必要再教育。本所有KMT的內監票員,發現大多來投票的人,都與他熟識,不能說這樣不好,也許他真的就是認識這些街坊鄰居們,但是我統計約有50%以上的人,有亮票的行為,越老越明顯,善意的提醒,還會被念說管我這麼多,真的是@#$%,首投族跟年輕族群反而是比較遵守規定,會仔仔細細把票折好再投入投票箱裡。

 

有發現比較有趣的現象是,新住民的投票,遇到蠻多新住民可以來投票,還會問說要怎麼投,他們沒有投過票,年輕人則大多問說,市議員是不是可以投很多個,因為我們這區的參選人爆炸,選票好長好長,有些人就誤以為可以複選了。

 

唯一比較有爭議的,就是老人家被推著來或是由家人陪同進去投票的,這個就是我的疑問了,他們一致的口徑多是,老人家手抖不方便或是不認識字,怕他們投錯票,但如果他是有正常心智的,又旁人怎麼可以協助代理他們投下這一票。但有些人比較好願意聽從我們的建議由兩位監票員陪同這算是比較講道理的

 

再者,KMT的內監票員最後一小時,竟然叫發票的人員幫他算哪些人還沒有投票,他要叫里長去催票,果然跟上課遇到的狀況一樣,立刻請主任出馬,也沒有立刻給對方難看,只是發出疑問句(當下還是有點抖),還好主任立刻做出公正的裁示,暗示他說那個外面里長自己應該會派人計算,我們在投開票所的人員,一定要保持中立。他還說以前都可以,為什麼現在不行(第一次)。當然以前是你們完全掌控,當然你們想幹嘛就幹嘛。

 

唱票的過程雖然辛苦,還算順利,當我看到KP的外監票員來的時候,心都安了一半,而且不只兩位,還有另外的自動自發來的,至少有五位自己人,更能夠趕快完成唱票的工作(真的很累,要一直重覆念,七百多張選票,就要念七百多次)。

 

不得不說,誰說年輕人是草莓族、水蜜桃族,至少在我這邊看到的就不是這樣,我們為了要拿開票記錄單,而留到最後,這群年輕人自動自發的幫大家把桌恢復原狀,原本的工作人員很多人開完票都跑掉了,而KMT派來的外監從頭到尾都很不友善,一直趕下班的模樣,什麼都不肯配合,最後我看不過去說了一句,該怎麼作就怎麼作,不要為難主任監票員,他嘴巴一直碎念唸著同一句,別間都沒有,以前都沒有,為什麼還要我簽名。真的是讓我白眼翻到後腦杓去了,就是以前讓你們便宜行事,才有這樣的不守法樣子,你們真的是很壞的示範ㄟ。

這是這一次當內監票員的小小感想 12/7去泡泡足球賽 也有聽到現場的監票員大腸花論壇 我真的很幸運 在比較好的投開票所跟遇到好的主任管理員 

 

 

image  

圖說 KP真的很有心 最後還印製了小紀念品給內監票員 當然是開開心心的前往領取了 

 

058  

恩 收藏的負面文宣

創作者介紹

DREAMFLY

purinro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i
  • 哇!Jo 有去當監票員,超酷的!
    我那天去投票時,第一個感想也跟妳一樣 --- 選舉真的是勞民傷財的事情,小小一個投票所,裡頭就一大堆的工作人員,每個人都是要領錢的!更不用說印製選票、投票箱等其他事務的費用。
    感謝你們認真的監票(在網路上看到真的有一直唱錯票的,超扯),讓天龍國逆轉。接下來,就看柯P表演囉~
  • 真的 我們應該要研究i-voting的可能性 這些都是手工 真的超勞民傷財的 我們的納稅錢阿!!
    這兩天才看到二代健保收了550億 其中有440億是從我們這些辛苦的勞工 中產階級刮下來的 看到就有氣!!!
    如果說一切公平 那我繳的心甘情願!!
    就看2016了 如果我們的代議制度還是這樣子擺爛 那就不要怪人民
    讓整個KMT倒了

    purinrose 於 2014/12/09 10:28 回覆

  • zozo
  • 原來你還有去當監票員,辛苦啦~~

    看你寫才知道原來可以動手腳的地方這麼多,其實里長大概都可以知道哪一家人會投給誰,如果看名冊去找特地支持者來投票,那真的差很多ㄝ~~也許這一次可以贏這麼多,也是因為你們這些監票員辛辛苦苦的讓一切照規定來進行,謝謝啦!!
  • 我同事還跟我說 之後可以直接上網報名 以後有機會還是會去參與
    我真的這次比較幸運 很順利的通過報名 碰到公正的委員 聽到很多人分享
    很多人工作人員都是有立場的 很不公正 對外監人員都很兇
    而且唱票真的有鬼 我同事也遇到了 計票的人故意不在KP那邊劃 當場被主任換下來 超可惡的
    我覺得只有人民自己去監督 掌權者才沒有搞鬼的空間
    但仍然還有一段路要走 但我相信我們這一代開始作 一定有機會看到
    進步的台灣

    purinrose 於 2014/12/09 10:22 回覆